欢迎访问保山生活网!

保山生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保山生活网 > 旅游 >

旅游

2019年,摆脱了很多乱象的直播行业迎来

发布时间:2021-06-28旅游评论
2019年,摆脱了很多乱象的直播行业迎来成熟期,平台间的角逐和离场为市场带去了全新的活力。据艾瑞网曾发布的《2019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显示,预计2020年中国游戏直播平台

  2019年,摆脱了很多乱象的直播行业迎来成熟期,平台间的角逐和离场为市场带去了全新的活力。据艾瑞网曾发布的《2019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显示,预计2020年中国游戏直播平台市场规模将达到235.5亿元,增长率为32.6%。2020年初,疫情的出现令很多行业停摆,不过在宅经济的推进下,直播行业得以逆势前行,进一步加快了深度商业化进程。

  言外之意,现行法律觉得游戏用户有关操作并未脱离游戏主体本身,虽有自己的内容,但构成视频的实质部分仍未游戏,且超出了引用的合理限度,因此对游戏的整体画面没办法享有著作权。网红主播若想进行直播与短视频的商业化行为,需要获得游戏厂家的授权。

  关于这一点《引导》中也有明确规定。如第十九条:若直播画面随着的网红主播口头讲解及其他元素仅系对有关游戏过程的容易描述、评论,不适合认定该直播画面独立于游戏连续动态画面构成新的作品。

专家学者汇聚云端 共论直播版权问题新阶段

  广州网络法院曾发布文章叙述两起案件的法律依据,关于游戏画面作品属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推行条例》第二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范围内具备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商成就。游戏画面符合作品构成要件。同时拥有独创性、可复制性、与是文学、艺术和科学范围内思想或者情感的表达,应受著作权法保护。

  第二十条:若游戏画面系游戏程序依据游戏用户操作指令、按既定规则调用游戏开发商预先设置的游戏元素自动生成,该用户操作行为不是创作行为,不影响对游戏画面的定性判断。

专家学者汇聚云端 共论直播版权问题新阶段

  2019年9月19日网游内容常识产权保护研讨会上,对外经贸大学卢海君教授围绕游戏直播版权问题的发言被很多专家学者认可。他坦言“在文娱产业生态链条中,作品的创作、表演、传播的权利分配与授权许可规范是很明确的,各个平台对作品的用均需要获得相应权利人的许可。而网游作为智商成就也遭到相应保护,后续的开发和用理应获得网游开发者的许可。部分人将游戏直播概念为转换性用,但游戏内容依然是类电作品,无论是美国的三步检验法,还是国内的法律规定与司法实践,均认定其不构成大规模转换合理用,所以游戏厂家对其享有著作权倡导”。

  对于是不是符合侵害著作权和构成不正当角逐两项指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互联网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使用方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规定,互联网用户、互联网服务提供者未经许可,通过信息互联网提供权利人享有信息互联网传播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侵害信息互联网传播权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角逐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

  此前,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崔国斌曾公开对网红主播权益进行了大致梳理,他表示“假如游戏网红主播是出于非商业性质展示其游戏水平的传播,则是合理用。但游戏网红主播若长年累月通过展示游戏画面来获得相应报酬,这就是商业行为。假如未和版权方商议,则会涉及侵权,版权方拥有维权的权利”。

  2020年4月,广东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关于网游常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审判引导(试行)》(以下简称《引导》),对网游纠纷案件的权益保护、侵权认定和赔偿原则作出明确规定。

  游戏厂家对游戏享有著作权倡导

  此前大多数人将“固定性”定义列为游戏动态画面作品属性认定的反向论据,在会上也得到了肯定的澄清。如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中国常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李明徳所言,网游动态画面因不符合“固定性需要”而不遭到类电作品的保护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即便是在对作品固定性存在明确规定的美国,网游构成视听作品也早就已经成为一种广泛的司法和行业共识。

  两起案件对行业影响颇深,其判决结果也较为明确。前者,广州常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被告yy停止通过互联网传播《梦幻西游》或《梦幻西游2》的游戏画面,赔偿原告网易公司经济损失2000万元。后者,重庆自贸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字节跳动立即停止通过“头条”APP、toutiaoimg.cn域名传播(以非直播方法)带有“王者荣耀”名字的《王者荣耀》游戏录制视频。

  由此可知,现行法律对于游戏画面是不是受著作权法保护持一定态度,因此其权利应由著作权人享有,假如平台未获得授权,有计划、有组织的进行游戏直播行为,以达到商业获利的目的,其行为就构成了侵害著作权和不正当角逐。

  国内现行法律态度明确

  关于网游直播版权问题,民间一直存在着不小的争议,其争议点在于“网游是不是享有著作权法的保障?网红主播在游戏中生产了直播内容,那样网红主播是不是应享有直播内容的权益?直播平台内玩家未经厂家授权,其直播行为是不是侵犯游戏本身的著作权?”等,以前国内学者及法律人士建议莫衷一是,近半年才渐渐统一。

  美国对于直播版权问题态度明确,且有实质案例支撑。美国曾在2015年,针对Faker签约的直播平台Azubu控告玩家用《LOL》OB功能,在Twitch公然直播Faker游戏画面谋私利的行为进行审判,而后《LOL》开发商Riot公司停止了该玩家的播出行为,并强调自己对于内容版权的自主权。此案件表明了海外司法机构的态度,即认可网游直播版权归游戏厂家所有。

  焦教授觉得,依据现行《著作权法》第22条的规定,游戏直播行为没办法构成合理用。对于理论界所提及的“转换性用”是不是合理,焦教授也持反对态度,一方面“转换性用”在国内没有任何适用依据,现行立法、司法讲解、司法政策文件等都未曾提及这一定义,另一方面在“四要点规则”存在巨大用疑义的状况下,作为其配套规范的“转换性用理论”更不应被国内司法机关所采纳。

  2020年4月26日,中国法掌握审判理论研究会常识产权专业委员会(秘书处设在重庆高级人民法院)和西南政法大学一同主办了中国常识产权法官讲座暨“网游常识产权司法保护研讨会”,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常识产权审判庭审判长秦元明一定了网游作为类电作品的态度。

  若想对网游直播版权问题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和决断,最重要一点就是知道国内现行法律的态度。

  当下的游戏直播行业虽然摆脱了“野蛮成长”,但较比其他行业仍然非常年青,且行业中的很多乱象也在无时无刻提醒着每一个人,版权保护,不容含糊,应做到早发现,早纠正。

  《引导》的出现非常大一部分参考了国内此前的司法裁决,中山大学李扬教授表示,“《引导》是广东法院基于很多游戏案件司法实践的全方位概要,对网游范围很多长期存在争议的热门及难题问题进行的司法回话。”很多争议中,最具参考意义的莫属网易诉华多(YY)“梦幻西游”互联网直播侵权案和腾讯为代表提出的[字节跳动应立即停止通过“头条”APP、toutiaoimg.cn域名传播(以非直播方法)带有“王者荣耀”名字的《王者荣耀》游戏录制视频]诉前行为,两起游戏版权案件。

  国内游戏直播行业早期进步较为飞速,从“一片荒芜到充满生机”时间低于一年。也正因这样,国内直播行业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野蛮成长”。同时,国内法律关于作品独创性认定上又缺少统一有效标准,此举导致网游直播的著作权侵权、不正当角逐等问题,成为了长期困扰行业的“老大难”。

专家学者汇聚云端 共论直播版权问题新阶段

专家学者汇聚云端 共论直播版权问题新阶段

  获得厂家授权是直播行为的首要条件

  网游常识产权司法保护研讨会现场,部分专家学者对此事进行了更为深入的探讨。在他们看来,网红主播与直播平台之间的权利界定,第一要查明游戏直播行为是不是符合合理用。对此,西北政法大学焦和平教授建议从已有些“认定标准”依法判决。

  在网游常识产权司法保护研讨会结束时,孙海龙法官特别强调:“司法者需要牢记著作权法的立法宗旨“鼓励作品的创作与传播,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和科学事业的进步兴盛”,网游常识产权保护要有益于国内游戏产业的进步壮大;要贯彻利益平衡思想,将网游产业链条上的多方主体利益都纳入考量范围之内,特别是上游的游戏开发商和下游的一般游戏消费者权益。”

专家学者汇聚云端 共论直播版权问题新阶段

  他表示:“在网游保护问题上,热门案件不断涌现。最高人民法院对游戏案件与涉及到的法律问题很关注。我感觉仅就著作权问题来讲,非常难将所有游戏都归为一类,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剖析,一些大型游戏可能含有文字作品、美术作品、音乐作品,假如符合法定条件的话也会会构成类电作品的。在解决有关问题时,要处置好著作权客体的相对封闭性与权利的相对开放性的关系”。

  此前,曾有人对游戏厂家合理维护版权一事进行污名化,将正常伸张有关权益与妄图垄断挂钩,混淆定义颠倒黑白。诚然,在直播行业中,不一样的角色对于内容授权的态度会由于立场的不同而有截然相反的诉求,此时司法的严谨和公正就成为了正确判决的准绳。伴随《引导》的颁布,多方围绕版权问题错综复杂的关系得以厘清,对于那些以损害某一方利益为首要条件只谋求自己进步的行为也可以准时制止,进而将直播行业导向更为正常的轨道。

  至于网红主播是不是应享有直播内容的权益,其首要条件在于游戏直播行为是不是构成新的创作。对此专家学者的态度较为统一,如广东高级人民法院常识产权审判庭庭长助理陈中山指出,大部分主流游戏预留给玩家探索的自由度都比较低,玩家难以形成独创性表达。在现行《著作权法》下,以游戏动态画面对游戏进行整体化保护是经过司法实践检验较可行的路径。将游戏连续动态画面整体觉得是类电作品的思路,是愈加化繁为简的做法。以此为依据,玩家不可以构成表演者,自然没办法享有直播内容的权益。

  写在最后:

专家学者汇聚云端 共论直播版权问题新阶段

  其中第十七条写到:“本引导所称游戏画面,是指网游运行时呈目前终端设施的由文字、声音、图像、动画等游戏元素构成的综合视听表达。运行网游某一时刻所形成的静态画面,符合美术作品构成要件的,应予保护。运行网游某一时段所形成的连续动态画面,符合以类似摄制电影的办法创作的作品构成要件的,应予保护”。

  作为当代新媒介形式,游戏直播的出现促进了网游的传播,对游戏产业的进步也起到了肯定的推进用途,但早期一系列问题的出现,也引发了很多乱象。

  《广东高院《引导》下发 游戏版权争议落下重要一锤》一文中,对两起案件的脉络进行了明确化呈现,并指出两起案件的出现使游戏版权的争议不再限于游戏厂家与游戏厂家之间,而上升至游戏厂家与内容平台之间。这也是民间争论中“网红主播是不是应享有直播内容的权益?未经厂家授权网红主播直播行为是不是侵犯游戏著作权?”问题的核心出处。

广告位